港股锂电市值第一股易主!“青山系”收获首个IPO,瑞浦兰钧三年半亏超22亿元

港股市值最高的锂电池企业易主!

12月18日,“青山系”第一个上市平台、锂电池公司瑞浦兰钧(00666.HK)正式登陆港交所,并以427.60亿港元的总市值,超越去年10月港股上市的中创新航(03931.HK),成为港股市值最高的能源存储装置公司。

上市首日,瑞浦兰钧最高涨超7%至19.66港元/股,随后震荡下滑,收于18.78港元/股,略高于其首发价18.30港元/股,涨幅2.62%。

瑞浦兰钧创立于2017年10月,主营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其股东青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山集团”)是全球最大的不锈钢制造商和金属镍生产商,青山集团创始人项光达持有瑞浦兰钧约62.6%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

从2019年开始交付第一个电池,到2022年收获超146亿元的营收,瑞浦兰钧如何从默默无名做到行业龙头之一?

三年半亏超22亿元,预测2025年实现盈利

青山集团作为瑞浦兰钧的控股方,在业务上,一边为上市公司供应原料,一边采购其生产的电池,并以12.7%的营收占比,跃升为瑞浦兰钧2023年上半年的第一大客户;在资金方面,瑞浦兰钧在2020~2022年期间从青山集团及其关联方获得近80亿元的贷款。

而在业务、资金双重助力下,瑞浦兰钧成功在锂电行业杀出一片天地。

2019年是瑞浦兰钧开启锂电产品交付的第一年。其生产的50Ah磷酸铁锂电池交付给光伏逆变器制造商浙江艾罗,同时生产的动力电池也正式进入国内乘用车市场,包括三元电池批量交付及磷酸铁锂电池加入东风乘用车(风神)供应链。

而在锂电产品实现交付后,瑞浦兰钧不断开拓市场,提高市占率。

2022年,从全球储能电池装机量而言,瑞浦兰钧在全球锂离子电池制造商中以拥有8.8%的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三;但今年上半年其市场份额下滑至5.7%,排名全球第四。在中国动力电池市场,其2022年以1.7%的市占率排名全球第十,今年上半年下滑至1.2%。

招股书显示,自2020年至2022年,瑞浦兰钧收入在逐年上升,分别为9.07亿元、21.09亿元、146.48亿元。这意味着,从第一个电池交付到营收超146亿元,从默默无名到全球排名前十,瑞浦兰钧只用了四年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瑞浦兰钧主营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其动力电池产品收入比例由2020年74.2%减少至2022年的31.7%,今年上半年占比仅有18.9%;而其储能电池产品的收入在2022年超过动力电池产品收入,营收占比超50%,成为企业营收TOP 1的产品。

成为锂电黑马的瑞浦兰钧虽然营收节节攀升,但仍年年亏损,2020年~2022年分别亏损5327.9万元、8.04亿元、4.51亿元,2023年上半年更是扩大至9.20亿元,三年半时间合计亏超22亿元。

瑞浦兰钧称,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系扩大产能导致利用率低、原材料价格波动、产品组合和定价战略,及今年初的电动汽车行业市场状况等。而鉴于2023年下半年锂离子电池行业的市场竞争持续,瑞浦兰钧预计今年将继续亏损,但其同时预测,将于2025年实现盈利并产生经营现金流入。

截至2023年6月30日,瑞浦兰钧计划投资295.91亿元到佛山、柳州、嘉善、温州、重庆等五地的工厂,共计年产能183GWh,目前已投资74.36亿元。其设计年产能在6月30日已达到35.2GWh,并计划于2023年底前增加至62GWh。

虽然迟迟未盈利,但是瑞浦兰钧还是希望通过IPO来实现其扩产目标。招股书显示,为满足下游迅速增长的需求,瑞浦兰钧计划进一步扩大产能,在2025年底前达成150GWh以上的产能。

扩产走向海外市场,计划持续研发钠电

不过,国内储能行业价格战愈演愈烈。上海钢联新能源事业部锂业分析师李攀告诉时代财经,储能系统价格跌跌不休,首先是碳酸锂价格不断下跌导致储能成本降低;其次是储能市场竞争激烈,企业为了争夺市场份额降低价格吸引客户。

此外,政策对于储能的支持、储能技术的进步带动制造成本下降以及规模效应带来的降本都促进了储能价格下行。

随着行业洗牌愈演愈烈,如何突围成了摆在瑞浦兰钧面前的关键难题。

目前不少锂电企业选择通过海外高毛利市场来寻求业务发展。瑞浦兰钧也认为,在全球拥有生产工厂及产能对其业务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同时其80%的募集资金将用于扩大产能。

从毛利情况来看,自2020年至今,瑞浦兰钧海外毛产品毛利不断攀升,从2022年的129.3万元增至2023年上半年的5647万元,且毛利率一直高于国内,如2023年上半年期间,其产品在海外的毛利率为15.0%,远高于国内市场的3.4%。

根据招股书,上述提及的佛山和柳州的生产工厂均是瑞浦兰钧新设项目,目的是获取海内外客户,并触及东南亚市场,包括印尼、越南及泰国。

此外,瑞浦兰钧计划在欧洲、东南亚及南美洲等地区建立生产工厂,其认为,该等举措能够增强其在全球的业务,更接近当地的自然资源及原材料,并让公司分散地缘政治风险。

在李攀看来,国内锂电企业“走出去”是未来发展的主流方向之一,这主要得益于国外市场对中国锂电池制造商的认可和需求的增加以及海外储能相关政策的支撑。但“走出去”需要面对的挑战也很多,企业在技术创新、品牌建设、质量控制等方面需不断提升自身实力,才能在国际市场上获得更大的份额和更好的发展机遇。

对于瑞浦兰钧是否会将锂电业务重心放在储能电池业务及海外市场,以及是否有向产业链上下游拓展的打算,时代财经发送采访问题至瑞浦兰钧,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而除了扩产和出海以外,瑞浦兰钧也在探索新的技术路线——钠离子电池。

根据招股书,瑞浦兰钧对钠离子电池生产的正负极材料系统、电解液系统及工艺进行了研究。然而,由于自2023年初锂离子电池的原材料价格持续下降,钠离子电池在成本削减方面的优势减少,并在锂离子电池原材料价格日后持续下跌的情况可能完全失势。

其表示,将密切留意钠离子电池产品的市场趋势及前景,并在分配研发资源、建设生产线及推出钠离子电池产品时更加审慎。但因钠离子电池产品具有节约成本潜力,在低温环境下也具备出色性能,瑞浦兰钧计划将持续研发钠离子电池,预计2025年底完成相关生产线的建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港股锂电市值第一股易主!“青山系”收获首个IPO,瑞浦兰钧三年半亏超22亿元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