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在跌停里的“最贵ST股”

A股史上最贵ST股*ST左江的暴跌之路仍在继续,股价从200元的高价俯冲直下到如今的40.8元也仅仅只经历了不到10个交易日,更让人揪心的是,陷在“跌停板”里的*ST左江仍不知道何时能等来拯救股价的白马骑士。

在上周经历了连续3个20cm跌停后,*ST左江的股价仍在跌停板反复缠斗,本周除周三大幅收跌17.66%外,其余三个交易日依旧是跌停状态。截至昨日收盘,*ST左江股价退守到40元附近,跌停封单超过8700手,自该股首次跌停以来,短短7个交易日,股价暴跌逾78%。

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该股本周打开一字跌停板后,成交量明显放大,抄底资金入场博弈的迹象明显,近四个交易日,该股累计成交金额超过11亿元,不过面对迭创新低的股价,抄底资金并未占到便宜。

到底是何方资金敢于在“火中取栗”?深交所披露的数据能一窥端倪。据深交所披露,*ST左江在12月18日至12月21日累计下跌57.84%,跌幅严重异常期间,获自然人累计买入11.05亿元,占比97.41%;其中,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7.48亿元,占比65.99%。机构累计买入0.29亿元,占比2.59%。

图片

从龙虎榜数据则能更加细致的看清这四个交易日短线资金对该股的交易情况。周一到周二的龙虎榜数据显示,游资抄底相对较为积极,招商证券武汉中北路营业部、中金财富湖州仁皇山路营业部、海通证券宁波解放北路营业部是主要买入力量,不过这期间也有不少游资趁机出逃,并且这两个交易日虽然该股打开了跌停板,但收盘依然是跌停状态,上述游资似乎撬到了“铁板”。

图片

周三到周四买入该股的资金则主要换成了散户,游资“隐身”。有散户大本营之称的东方财富证券拉萨的几个营业部接力“抄底”,但买入力量仍然较弱,这也导致*ST左江周三、周四依然未能走出暴跌的困境。

图片

牛散、私募三季度大幅加仓

虽然*ST左江市值一度高达300亿,但支撑股价的底气却并不是来自投资机构,公司十大股东主要以自然人为主。公司三季报显示,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除了一家投资公司及一家私募外,另外八大股东均是自然人,十大流通股东合计持股比例约57%。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此前发布的三季报显示,自然人投资者彭国华、印樱以及私募机构鸿道投资于三季度对*ST左江进行了增仓,其中彭国华的增仓力度最大,增持该股达38.76万股。

图片

彭国华是知名牛散,于2022年第四季度进入*ST左江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后,连续三个季度加仓,截至三季度末持股占该股流通股比例为4.02%,为公司第六大流通股东。

印樱三季度增持*ST左江为47600股,自今年二季度新晋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后,印樱再度加仓该股,截至三季度末,印樱持股占该股流通股比例为1.21%,为公司第九大流通股东。

鸿道投资则在今年一季度新晋为*ST左江前十大流通股东,二、三季度连续加仓。截至三季度末持仓90万股,为公司第八大流通股东。

公司股票存在退市风险

面临退市风险是压垮*ST左江股价的最后一根稻草。周三晚间*ST左江发布了公司股票退市风险的特别提示公告,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审慎投资。在公告中,*ST左江披露了两条公司可能面临的终止上市风险。

公司截止到2023年第三季度已经实现营业收入3372.21万元,若公司2023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则存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修订)》第10.3.10条第一款涉及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的风险。

公司2022年度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如若保留意见未消除,公司2023年被出具非标准的审计报告,公司则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修订)》第10.3.10条第三款涉及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的风险。

昨日晚间,在*ST左江发布的股票交易严重异常波动公告中,公司再度就公司股票存在终止上市交易的风险进行提示。

*ST左江在公告中提到,公司2022年年度报告的审计报告意见类型为保留意见,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为公司部分应收账款会计师未能实施现场访谈,亦未能取得函证回函,无法判断相关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如该事项导致公司2023年年度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此外,*ST左江再次强调了因财务指标不达标面临的终止上市风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困在跌停里的“最贵ST股”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