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万股民傻眼了!公司13.3亿巨款竟被离奇划走,A股再现奇葩大案!被立案调查!牵扯出资本玩家阳光系陆克平父子

金融界12月24日消息 A股上市公司再现奇葩大案!周五晚间,威创股份突然公告表示公司账上13.3亿元资金被离奇划走,一时间震惊市场,击穿大家认知下限。

公司13.3亿巨款竟离奇划走

威创股份表示于近期对公司资金、财务、信息披露、人事变动等事项进行了全面自查。经自查,2023年9月20日,公司控股股东中数威科的有限合伙人蒙萨斯(台州)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与西岭能源签订了《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安排,未来十二个月内西岭能源将通过投资关系取得中数威科的控制权。

但是威创股份笔锋一转称拟收购方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于2023年9月28日至10月27日期间,通过共管银行帐户将公司13.3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于10月31日全额归还公司,但自11月1日起又分次分批划出公司,截至目前资金尚未归还公司。

至于西岭能源以及刘钧的来路以及巨额资金如何被划走?威创股份却遮遮掩掩,并未在公告中详细提及。

此外威创股份还披露了公司信息披露的“骚操作”。威创股份表示,经自查,公司现任董事会秘书张书晗于2023年11月3日向董事会提交了辞职报告,独立董事张文栋于2023年11月30日向董事会提交了辞职报告。以上两位董事及高管的辞职信息因公司处于被调查阶段,故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暂未对外公告披露。

证监会立案调查

对于13.3亿元巨额资金不翼而飞和信披违规,22日当晚,深交所火速对威创股份下发《关注函》。深交所措辞严厉,要求威创股份“你公司应当采取一切必要手段追回相关资金,维护公司及中小股东的利益。并对内部控制存在的缺陷进行认真自查和整改。”

同日,证监会也出手对威创股份及拟收购方刘钧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威创股份在公告中所提及的江西西岭能源有限公司和实控人刘钧疑似并不存在,但存在与其名字相近的公司“江西省西岭能源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都不是所谓的“刘钧”。

核心高管频繁辞职

值得注意的,在此次事发之前,威创股份核心高管频繁辞职。

10月10日,因工作安排调整,陈香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职务,陆宇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周丰辞去公司财务负责人职务。10月31日,副总经理陈晓梦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仍任公司董事职务。11月公司现任董事会秘书张书晗提交辞职报告,独董张文栋11月30日提交辞职报告。

巨额资金疑似被占用

至于为何高管们集体出手,虽然原因并不清楚,但是在此之前威创股份的巨额资金疑似被占用。

在审议2023年三季报的会议上,威创股份两笔金额分别高达3.1亿元和2.3亿元的预付款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引发质疑,公司董事李昂投出反对票。威创股份公告显示于2023年5月及8月分别与两家贸易公司签订采购合同并分别预付3.1亿元及2.3亿元。李昂质疑两家贸易公司为关联公司,且注册资金较低,与本次贸易金额不匹配,公司与两家贸易公司签订采购合同的必要性、合理性存疑,无法判断是否存在通过预付款项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

而威创股份也未在财报中透露5.4亿元预付款预付对象的具体名称、采购内容等信息。

通过与两家近乎空壳的关联贸易公司额交易,威创股份5.4亿元或被关联方占用。而截至三季度末,威创股份预付账款高达5.53亿元,同比激增8655.49%。除去这两笔巨额预付款外,威创股份正常经营下的预付款或只有1130万元。

对此,威创股份在三季度报中对上述5.4亿元预付款项给出解释,公司于5月、8月分别与两家供应商签订了采购合同,合同签署后公司分别于8月、9月向两家供应商预付了采购款共5.4亿元,后公司基于自身经营需要,提前终止了采购合同。公司于10月收回了前述预付款项5.4亿元,截至本报告披露日,预付款已全额收回,未对公司造成损失。

据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威创股份的营收、净利润双双同比下降,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63亿元,同比下滑15.6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47.1万元,同比下滑82.36%。单季度来看,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2亿元,同比下滑24.81%,净利润为-1555万元,同比下降了130.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15亿元,同比大跌4991%。

截至三季度末,威创股份的股东总户数为4.1万户。

父子麻烦不断

目前威创股份公司控股股东为中数威科,无实际控制人。

2020年8月,威创股份控股股东发生变更,威创投资将所持公司24.22%的股份转让给了中数威科,后者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2020年12月,中数威科的有限合伙人台州蒙萨斯的股东变更为江苏阳光集团,台州蒙萨斯的法人变更为陆宇。随后,陆宇出任威创股份总经理助理一职,并在2022年10月升任总经理,同时进入公司董事会,2023年6月成为威创股份董事长。

而陆宇来头不小,陆宇的父亲是资本大佬阳光系实控人陆克平。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十月初陆克平就已经暴雷。

10月9日晚间,陆克平控制的阳光系旗下两家公司四环生物、江苏阳光同时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陆克平当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因涉嫌证券市场操纵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

陆克平曾通过他人股票账户持有四环生物股票,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根据2020年5月证监会发布的市场禁入决定书,陆克平以扩大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数量为目的,控制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以及控制赵红、华樱、倪利锋、何斌4名一致行动人账户,合计19个账户持续交易四环生物股票。其中包括陆克平的儿子陆宇和妻子郁琴芬的证券账户。具体交易情况为,2014年2月20日起买入四环生物股票,2014年2月21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5%,2016年6月20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0%,截至2018年4月11日,持股数量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39.42%。

作为资本市场老玩家,陆克平一度手握3家A股上市企业及1家新三板公司,但海润光伏及阳生生物在其操作下接连“下线”,如今只剩江苏阳光与四环生物风雨飘摇。

2023年以来,陆克平已着手将控制权交接至其子陆宇手中,但是陆宇如今也陷入了麻烦之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4.1万股民傻眼了!公司13.3亿巨款竟被离奇划走,A股再现奇葩大案!被立案调查!牵扯出资本玩家阳光系陆克平父子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