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间卖卫星,9分钟成交

  没有什么东西是直播间卖不了的。

  3月31日晚,在“交个朋友”开播三周年的前夜,罗永浩在淘宝直播间平淡地卖掉了一颗卫星。

  “卫星的价格已经被我们打下来了!原价200万元的卫星,直播间打五折只需100万元,还包邮包上天!”在直播间里,罗永浩展示着手中的卫星模型大声喊道。

  据介绍,该卫星名为1U立方星,重量不到5kg,由我国首家商业卫星工厂——九天微星唐山卫星工厂生产。这是国际上广泛用于开展航天科学研究与教育的一种小卫星,通过组网形成星座,可实现对海洋、大气环境、船舶、航空飞行器等的监测,应用于空间成像、通信、大气研究、生物学研究、新技术试验平台等方面。

  除折扣之外,罗永浩指出,购买该款卫星还赠送相关增值服务,包括可在卫星上铭刻公司 Logo 或姓名、获得3个亲临现场参与发射观礼的名额、获得一次九天微星已在轨卫星“瓢虫一号”在太空中以客户指定信息闪烁的互动机会。

  在介绍完这一切后,21时6分,也就是罗永浩开讲9分钟之后,这颗卫星被一名神秘买家默默拍下,创下直播电商诞生以来首次成交实物卫星的先例。据直播间工作人员提示,该商品吸引至少9200余人加购。

  不过,罗永浩对卫星的售出显得颇为平静,且丝毫不感到意外。就在卫星开卖前,嘉宾李诞还曾发出疑问,要是没有人买卫星怎么办?面对这一问题,罗永浩直言道,“想都不用想,这更多是一场公关活动,真大哥九天微星肯定已经提前定好了,只是放在直播间里交易。”

  航天科普专家王君毅就曾指出,在网络直播间上卖卫星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现阶段在网络购物平台上架卫星并不一定真是为了销售,更多是借助电商平台进行宣传和科普,提前准备,提前部署。”

  从这个角度理解,罗永浩直播卖卫星一事意在流量,而非销量。无论对厂商九天微星,还是交个朋友来说都是如此。九天微星董事长谢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通过电商平台面向大众销售卫星更多是一个前瞻性的部署,前期以科普宣传、发现潜在客户为主。

  事实上,为了这场营销活动,交个朋友曾提前展开多轮预热和宣传。

  3月29日晚,淘宝直播和交个朋友直播间双双在微博预告,3月31日将会有神秘商品售卖。次日,交个朋友正式对外回应罗永浩将于3月31日在淘宝直播间售卖商用卫星一事。随后,微博话题“首批国产商用卫星上架淘宝”还曾一度冲上热搜。

  与前期的高调宣传不同,3月31日晚交个朋友直播间的热度似乎未能达到预期。截至21时6分卫星售出,罗永浩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不过447万,未及此前巅峰时期的一半。相比20时6分罗永浩现身时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360万,增长未超过百万。从粉丝增长来看,同期涨粉才6000余人。

  这与半年前罗永浩淘宝直播首秀的盛况形成鲜明对比。在其现身一小时后,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就已经从300万暴涨到500万。罗永浩现身两小时后,这一数字更是突破1000万。

  逐渐隐退的罗永浩,在竞争激烈的直播战场上,似乎已经难以挽救交个朋友直播热度的下滑。

  3月31日当晚的直播过程中,真正“输出”的主力也是助播王拓,工作重点已经转移至AR创业项目的罗永浩更多只是站在一旁插科打诨,活跃程度不如嘉宾李诞,直到卫星出场,才开始表现得更加主动。

  交个朋友并非没有意识到上述问题。在去年6月罗永浩宣布“退网”之后,交个朋友有意向李诞这样的新主播倾斜,并积极建设直播矩阵,试图寻找新的突破口。但从结果来看,这些努力还无法与自带流量的罗永浩同日而语。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罗永浩直播间日均场观200多万,如果有罗永浩出场,场观可翻倍至400万。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其他直播间中。在经历过去两年直播战场一系列的调整过后,MCN机构逐渐意识到,超级主播背后流量与风险并存。即便是曾经一年365天、直播389场的李佳琦,也逐渐缺席,主动将机会让给了朱旺旺这样的新主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罗永浩直播间卖卫星,9分钟成交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