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连舸翻船,李晓鹏坠地

  一个是辞职后两周落马,一个是退休13个月被查,刘连舸和李晓鹏这两位中国金融界风云人物的人生轨迹,以一种不体面的方式交汇。

  2023年3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61岁的中国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连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被查13天前,刘连舸刚刚辞去中国银行董事长职务;今年2月17日,刘连舸被免去中国银行党委书记的职务。短短42天时间里,刘连舸从中行绝对意义上的一把手,沦为落马官员。

  刘连舸落马后不到一周,4月5日清明节这天,64岁的前光大集团掌门人李晓鹏也被组织点名。至此,一周之内,两名中管金融机构前一把手相继落马。

  截至去年底,刘连舸治下的中国银行,资产规模逼近29万亿;而截至2021年末,李晓鹏退休前3个月,光大集团资产规模达6.5万亿,同比增长10.3%。同为万亿级别金融机构的前掌门人,刘连舸和李晓鹏为何最终落得一个翻船、一个坠地的下场?

  有业内人士对盒饭财经指出,虽然金融业一直强调内控,但过去对于高层的监督时常不到位,问责层级不高,对管理层震慑不足。

  而随着金融业反腐力度加大,不少之前被掩盖的违规行为和乱象逐渐浮出水面,牵涉的人员层级也越来越高。刘连舸、李晓鹏之前,中国银行和光大集团内就有多名高管被查。

  此外,今年3月27日,20届第一轮中管金融单位巡视名单上,除了光大集团,还有中国人保、国开行等四家机构。

  刘连舸、李晓鹏被查,可能只是新一轮金融业反腐风暴的开始。

  同为金融系统中管干部,又几乎同时落马,刘、李二人的经历有一定相似之处。

  2022年3月,距离63周岁退休线仅两个月的李晓鹏,被免去了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职务,而刘连舸被查前一个多月,也被免去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职务。不同的是,李晓鹏被免职时已接近退休线,被查前还过了一年多的退休生活。

  然而,李晓鹏的退休生活并不轻松。

  李晓鹏退休前半年,2021年9月,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启动。这轮巡视启动迄今,“光大系”已有十余名高管落马,包括光大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行长张华宇,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行政总裁陈爽等。李晓鹏退休后三个月,2022年6月,“光大系”甚至由于八天内四名高管落马而轰动一时。

  落马高管中,纪委监委对张华宇的通报,措辞十分严厉,通报称其“与他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违规安排儿子、女婿、弟弟等亲属及关系人子女数十人到光大系统工作”。今年2月,纪委监委再次点名张华宇,称他到龄退休前一个月辞职,是“逃逸式辞职”的典型。

  与此同时,坊间开始出现李晓鹏要出事的传闻。老部下接连落马,监管部门频频点名,光大人事巨震之际,一把手提前退休,不免让外界浮想联翩。到2023年清明节,李晓鹏退休13个月后,靴子终于落地。

  公开资料显示,李晓鹏是老工行人,职业生涯前二十几年里,除去华融的三年,他一直在工行系统内,从河南省分行副行长,一路升到执行董事。

  2013年5月,李晓鹏离开工行,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监事长,短暂停留一年后,2014年7月,李晓鹏首度执掌招商局集团,出任总经理、董事。

  2017年12月,李晓鹏再度晋升,出任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他的事业就此到达巅峰。

  上任后不到十天,2017年12月20日,李晓鹏主持光大的一场党课。党课结尾,李晓鹏动情地谈到,为了实现光大世界一流金融控股集团建设的战略愿景,自己愿意“做好基础性工作,为光大集团未来发展当一颗铺路石”。

  然而四年多之后,光大成了李晓鹏陨落之处。

  与李晓鹏的低调不同,在一众金融官员中,刘连舸可谓个性鲜明。

  在被查前,刘连舸给外界的印象是健谈,他喜欢在公开场合演讲,金句频出。这种风格与他秘书的出身和顺遂的职业生涯不无关系。

  刘连舸生于1961年5月,吉林永吉人。1982年,21岁的刘连舸考入吉林财贸学院,后留校任教,他毕业留校时的年纪,比当时不少在校学生还小。

  后来,刘连舸又通过考研,成为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鸿儒的研究生,还没毕业就被其选做秘书,走上职业发展快车道。从1987年到2007年,刘连舸一直在央行体系内,从副处级秘书一路升至反洗钱局(保卫局)局长。2007年,刘连舸离开央行,外放中国进出口银行,任副行长。

  2015年,刘连舸迎来事业第二春。这一年他被提拔为中国进出口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一把手”。2018年,刘连舸又调任中国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2019年升任中国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完成了“四年三跳”的成就。

  央行经历和多年海外历练,让刘连舸在银行业得心应手,升任中行一把手后,他迎来了事业的巅峰期,但短短三年后,刘连舸就在这个位子上翻了船。

  和李晓鹏相同的是,刘连舸落马之前,中行也有不下十位高管相继落马,包括中国银行北京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王建宏;中国银行永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汪学军;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原副行长陈枫等。与光大一样,刘连舸任上,中行出现了系统性腐败。

  秘书出身的刘连舸,在业务上乏善可陈,但对品宣工作颇为重视。刘连舸酷爱滑雪,是业余选手中的佼佼者。2021年8月,刘连舸拍板,中行签约谷爱凌为形象代言人,想抓住冬奥热做业绩。

  此外,刘连舸特别喜欢和年轻职工谈心,但也因此饱受诟病。

  据媒体报道,不管在哪家单位,刘连舸经常晚上叫女性下属去办公室谈心。还有报道称他“在中行工作时经历了第四次结婚,新妇据说是其直系亲属的前女友,曾托他安排工作;此后仍绯闻不断。”

  除了职业生涯上有相似之处,李晓鹏与刘连舸在现实中也有不少交集。比如2016年12月15日,招商局集团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李晓鹏、刘连舸分别代表招商局集团、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约。

  两人分别升官后,合作又被带到了新单位。2021年5月,光大集团与中国银行签约,拟合作推出一支绿色产业基金,李晓鹏和刘连舸再次同框。

  这样的“缘分”一直持续到落马。退休一年的李晓鹏于今年3月30日被带走,第二天,刘连舸也被带走。

  两人被查前,各自所在机构都出现大批高管落马,人事动荡也反映在了业务上。

  去年上半年,光大兴陇信托因踩雷恒大集团、福晟集团等房地产信托业务,业绩大幅下滑;光大控股半年报则录得超过20亿港元亏损。而刘连舸治下的中行,不论是资产规模,还是利润增速,都在国有大行中排名靠后。

  外界有观点认为,金融系统违纪现象不断,原因在于这些机构高管薪酬待遇远低于国内外民营机构。李晓鹏、刘连舸的税前年薪在百万元左右,根据绩效等有所浮动,虽高于其他公务员,但与同级别民营或国外机构高管动辄千万上亿年薪不可同日而语。

  但实际上,即便是金融、互联网等民企,高管贪腐等现象也时有发生,不能把问题都归结到薪酬上。有银行系统内人士对盒饭财经表示,问题根源在于金融业内控不到位。“看似高大上的合规体系,对高层的监督实际上不到位,很多问题看起来是操作问题,实质是高层贪腐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有20名金融系统干部被查,其中还包括李晓鹏、刘连舸这样的“大鱼”,但这可能仅仅是个开始。

  3月27日,全国巡视工作会议暨二十届中央第一轮巡视动员部署会召开。二十届中央第一轮巡视穿插安排常规巡视、机动巡视和“回头看”,对象包括中管企业、金融单位和国家体育总局。

  这一轮巡视中,将有五家中管金融机构被“回头看”,分别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国光大集团、中国人民保险集团。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人保,刘连舸被免职的2月17日,人保也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免去罗熹公司党委书记职务,一个月后的3月17日,罗熹递交辞呈,提前退休。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长唐任伍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金融是同钱打交道的行业,容易发生寻租和围猎;近年来不少民营企业面对资金问题,需要获取贷款,也给金融机构中的位高权重者提供了腐败土壤。

  刘连舸和李晓鹏被查“只是一个开头”,唐任伍认为,“金融反腐还会向纵深推进,金融机构的腐败分子预计会陆续浮出水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刘连舸翻船,李晓鹏坠地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