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危机升级!债务僵局难解,拜登紧急谈判!美监管罕见发布!油脂反转行情能否持续

  当前,市场投资者正在担忧,眼下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僵局正朝着更危险的方向升级。

  当地时间5月9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凯文·麦卡锡在白宫就债务上限问题与总统拜登举行会议后表示,这次会见并未就解决债务上限问题达成任何有益意见,自己和国会其他几位党团领袖将于12日再次与总统拜登会面。

  据路透社消息,当地时间周二,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与国会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麦卡锡进行谈判,试图打破两党围绕美国31.4万亿美元债务上限问题长达三个月的僵局,避免在5月底之前发生严重违约。

  报道称,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哈基姆杰·弗里斯也将参加此次会谈。

  之前市场预期,拜登与麦卡锡的此次谈判达成协议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在谈判前一日,麦康奈尔称,在美国灾难性违约迫在眉睫之际,他不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打破党派僵局,去帮助总统拜登。这番言论无疑给此次谈判泼了一盆冷水。

  今年1月19日,美国债务总额超过债务上限。美国财政部次日启动非常规举措维持政府运营,避免出现债务违约。然而,使用非常规措施只能帮助财政部暂时性地继续借款。

  上周,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致信国会领袖时发出了债务违约可能期限的警告,称财政部的最佳估计是,若国会未能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上限,到6月初,财政部将无法继续履行政府的所有义务,最早可能在6月1日。

  上月末,共和党的债务上限问题相关议案在众议院以微弱优势得到通过。议案提出,到明年3月31日前,暂停债务上限的限制,若两党能在这一时限之前同意把债务上限再提高1.5万亿美元,则暂停时限作废,但提高上限需要满足多种削减开支的条件,共和党预计未来十年内将合计削减4.5万亿美元政府开支。

  但白宫在议案通过后很快表示,这一将削减支出和提高债务上限捆绑的议案没机会成为立法。

  上周日,耶伦再次警告,6月1日政府将耗尽现金,如国会不提高债务上限,可能爆发一场“宪法危机”,引发金融和经济崩溃。

  美国监管机构罕见“认错”

  针对美国银行业危机,美国监管机构的第一份“认错”报告披露。

  当地时间5月8日,加州金融保护与创新部(DFPI)发布报告承认,未能在硅谷银行倒闭之前向该行领导层施压,要求其尽快解决已知问题。

  突发!危机升级!债务僵局难解,拜登紧急谈判!美监管罕见发布!油脂反转行情能否持续

  DFPI在报告中批评称,监管反应迟钝,未能及时排查隐患,没有及时注意到第一共和银行、硅谷银行在疫情期间发展过快,吸收了数千亿美元的存款。同时,其工作人员也没有意识到银行过快扩张所带来的风险。报告表示,银行“在纠正监管机构已发现的缺陷方面行动迟缓,监管机构也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去尽快解决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银行业的这一场危机风暴中,加州是名副其实的“震中”。除硅谷银行以外,刚刚宣告倒闭的第一共和银行也位于加州旧金山。此外,近期同样遭遇严重冲击、股价暴跌的西太平洋合众银行也位于加州洛杉矶。

  根据DFPI最新发布的报告,在对硅谷银行的监管工作中,DFPI发挥着辅助作用,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承担主要监督责任,后者未来可能会投入更多人员进行监督。DFPI在报告中称,加州监管机构未来将对资产超过500亿美元、且未纳入保险的存款规模很高的银行加强审查。

  在硅谷银行破产事件中,未纳入保险的存款规模较高是促成银行挤兑的关键因素之一。然而,报告指出,在过去,监管机构并未认定大量无保险存款一定意味着风险增加,因为拥有大量存款的账户往往是由企业客户持有的,这些客户往往很少更换银行。该报告还表示,DFPI计划要求银行考虑如何管理社交媒体和实时提款带来的风险,这些风险也可能加剧和加速银行挤兑。

  美国政府再度推迟战略石油储备回补计划

  5月9日周二,美国政府再度推迟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的回补计划。

  美国能源部周二表示: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备,能源部仍然致力于以一种为美国纳税人带来最大价值并保护美国经济和安全利益的方式回补SPR,同时遵守国会的授权并进行必要的维护——这些也是对该储备进行良好管理的一部分。

  美国能源部表示,除了直接采购外,其补充SPR的方式还包括要求一些炼油厂退回部分从SPR拿到的石油,并避免“不必要销售”。

  虽然该部门去年通过政府拨款法案取消了国会授权的约1.4亿桶从SPR中进行的石油销售,但过去几周,SPR持续消耗150万至200万桶。尽管在3月底和本月初,WTI油价一度降至72美元/桶以下,曾一度短暂符合美国政府制定的在每桶67—72美元/桶时购入石油回补SPR的条件,但今年以来多数时候,WTI油价依然高于美国政府设定的条件。

  油脂板块间走势分化明显 棕榈油连续多日领涨

  五一节后,油脂上演“大逆转”,在节后开盘一度全线跌破前低支撑后,国内三大油脂期货价格随即反转走高,增仓上行。三个交易日,豆油主力合约最高涨幅5%或372个点,棕榈油主力合约最高涨幅8.3%或558个点,菜籽油主力合约最高涨幅7.1%或553个点。昨日,三大油脂价格集体回落,豆油率先回吐涨幅,棕榈油抗跌。油脂品种间走势有明显分化,从板块内强弱表现上来看,棕榈油明显强于菜油和豆油。

  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此轮反转过程中,市场风格不断变化,领涨品种从豆油切换到棕榈油,领涨月份从主力转换到近月,反映了市场交易逻辑改变。

  据光大期货分析师侯雪玲介绍,五一餐饮业火爆,美团预测五一堂食订座率同比2019年增长205%,市场对油脂消费预期乐观,确认了油脂大消费基调,且认为节后油脂将迎来补库需求。“因海关对大豆检验要求增加、检验频度增加,大豆通过慢,供应压力后移,市场担忧豆油产量或不及预期,豆油累库放慢甚至去库。”侯雪玲表示,但随后咨询机构数据显示大豆压榨保持较高水平,豆油库存加速攀升,豆油紧张逻辑证伪。

  “受到需求表现不佳及后期大豆高到港带来的累库趋势压制,豆油整体一直是不温不火;菜油整体受到需求难以消化供给的压制,前期表现弱势但在加拿大题材出现后反弹迅猛。相比之下,棕榈油在产地及国内持续去库的加持下,表现最为亮眼,也是本轮油脂上涨的领头羊。”中信建投期货分析师石丽红表示,此次油脂反弹较为凌厉,棕榈油连续几日出现3%以上的涨幅,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一定程度反应了前期超跌后的市场心态。

  记者了解到,本轮反弹中连棕领涨,主要源于马棕4月供需数据偏紧的预期。

  上周五主要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马棕4月产量不及预期,马棕4月库存环比可能大幅下降,进一步支撑了马棕及连棕盘面的反弹。

  据新湖期货分析师陈燕杰介绍,4月马棕出口环比显著下降19%—20%,主因国际棕榈油近期的价格优势相比豆油及葵油大幅缩窄,导致国际需求减弱。

  “前几日彭博、路透预估4月马棕产量130万吨,环比几乎持平。出口预估120万吨,环比减少19%。库存预估151万—153万吨,相比3月库存167万吨下降比较明显。但上周五到周一,大华继显及MPOA给出的4月全月产量环比减幅更大,MPOA预估环比减8%。”陈燕杰表示,若产量预期兑现,4月马棕库存或仅140多万吨,已经是历史极低库存水平,库存环比减幅可能15%左右。

  “4月马棕产量偏低主要在于当月假期较多,工作日偏少。因马来种植园的印尼工人要返乡庆祝开斋节,通常开斋节当月马棕产量环比数据有偏低倾向。今年印尼开斋节假期从4月19—25日,且随后是国际劳动节假期,预计因此印尼工人返乡偏慢导致当月产量环比降幅较往年更大。”陈燕杰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三个品种表现强弱与各自的国内外供需、消息面有直接关系,阶段性的宏观企稳及情绪修复也是此轮油脂反弹的重要前提。

  “外围市场尤其是美国经济衰退及风险事件的担忧情绪缓和,令原油及国内商品短期偏强,是国内油脂反弹的重要环境因素。”陈燕杰表示,上周五晚间公布的美国非农就业等数据全面超预期。此外,耶伦也在敦促国会提高联邦债务上限。这些消息,从边际上缓解了因美国银行业危机、债务上限到期、短期较差经济数据带来的美国经济低迷及衰退担忧,国际原油随之止跌回升。

  陈燕杰认为,综合宏观环境(欧美经济衰退预期、美国银行业危机、美国债务上限等),考虑巴西大豆卖压有所减轻但仍将持续、美豆新作目前播种顺利、棕榈油产地处于季节性增产季、欧洲新菜籽上市等因素,油脂本轮可定义为反弹。

  上涨根基不牢 业内人士不看好油脂反弹的持续性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因宏观和基本面的压制依然存在,受访人士对油脂此轮反弹的持续性并不乐观。

  “从基本面来看,在油脂供应改善倾向较强的背景下,我们预期油脂很难具备持续的上行基础,此轮超跌反弹或难持续太久。”石丽红表示。

  在侯雪玲看来,国内油脂需求好于2022年,但不及2021年,且5—6月是消费淡季,市场对于需求不宜过分乐观。而从时间节点上来看,油脂整体也将进入增库周期,在业内人士看来,进入增库周期已是事实,这也将抑制油脂反弹空间。

  对此,陈燕杰表示,从国际棕榈油产地看,目前是季节性增产季,中期产地库存趋向回升。但当前马棕库存很低,马棕供需转为充裕预计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产地棕榈油连续几个月的去库是建立在1—4月产量偏低的基础上,但在倒挂的豆棕价差及主需求国高库存带来的并不算好的出口前景下,后续产地库存累库倾向较强。”石丽红表示。

  记者了解到,1—2月为棕榈油传统低产期,3月马来西亚出现洪涝,4月下旬则有开斋节的扰乱,过去几个月马棕产量表现不佳导致了棕榈油的连续去库。然而,开斋节后棕榈油一般有着超于正常季节性的产量表现。

  “鉴于开斋节处于4月下旬,预计马棕5月全月的产量环比增幅可能还会更高,这预计将为马来西亚带来显著的累库压力,不利于产地报价及棕榈油期价的持续上行。”石丽红称。

  同样,在侯雪玲看来,国内未来两个月油脂市场累库为主,大豆检验只影响大豆供给的节奏但不会消化供应压力,根据船期初步推算,5—6月国内大豆月均到港950万吨、油菜籽月均到港50多万吨、油脂直接进口月均30多万吨,那么油脂单月供应在230万吨以上,超过了2021年5—6月220万吨平均消费量。

  “从国内油脂库存走势来看,国内菜油库存从年初以来早就已经进入累库状态。截至5月5日,华东菜油库存34.75万吨,周比增19%,同比增75%。随着巴西大豆到港带来压榨整体回升,豆油的累库趋势也已经比较明显,截至5月5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78.99万吨,虽同比下滑,但周比增近10%,已连续三周累库。后期从库存季节性角度来看,整体累库倾向也较为明显。”石丽红表示,目前唯一呈现库存下滑的油脂是近月进口不太足的棕榈油,但产地棕榈油有望在开斋节后开启累库,带来远月棕榈油进口利润改善及新增买船。

  在陈燕杰看来,增库确实会限制油脂反弹空间,但国内油脂油料多数进口为主,成本端原料的供需及价格的变化对油脂行情的影响要更大一些。后期,市场需关注巴西大豆贴水是否进一步反弹,美豆新作面积预期,国际棕榈油产地累库情况及国际菜油葵油价格变化。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宏观风险并没有完全消散,全球经济预期、美高利息对大宗商品需求传导等影响或更大。

  “在宏观风险尚未释放完全,市场随时可能重新聚焦宏观风险,且油脂整体供应改善的背景下,油脂并不具备持续性反弹的基础,后期涨势预计放缓。”石丽红称。

  基于以上判断,业内人士不看好油脂反弹的持续性和高度。在侯雪玲看来,每次反弹乏力都是空单入场机会,合约上建议选择远月合约,品种中首选豆油。待供需报告发布后可择机考虑棕榈油空单及菜棕价差做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突发!危机升级!债务僵局难解,拜登紧急谈判!美监管罕见发布!油脂反转行情能否持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