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雪松控股”一朝倾覆

  曾号称“广州第一民企”,也是最低调的“世界500强”之一的雪松控股,早已变得大厦将倾。

  曾经最引以为傲,也是为雪松系创始人张劲戴上“世界500强”“福布斯富豪榜”“中国好老板”等多个光环的“供应链金融”业务,如今正式被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查处,其本人也被正式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5月9日,*ST雪发(即雪松发展)公告称,近日,公司无法与实际控制人张劲取得联系,无法确定其失联的具体原因。

  而就在5月7日,广州市公安局黄浦分局发布公告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广东圆方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圆方投资”)等已被立案查处。公安机关已对主要犯罪嫌疑人张某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公安机关已依法提取相关涉案数据,并已委托专业机构进行独立鉴定和司法审计,已对涉案相关资产予以查封、扣押、冻结。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企查查显示,圆方投资的背后正是雪松控股。种种迹象表明,“张某”也就是雪松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张劲。

  噩耗传来,原本还对张劲一年多之前承诺的理财兑付方案抱有一线希望的投资人,瞬间破防。

  本就股价不振且“披星戴帽”的*ST雪发雪上加霜,股价接连跌停三天,截至5月10日报收3.62元/股,总市值已不足20亿元。

  千亿“雪松控股”一朝倾覆

  二十年登顶世界500强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的前身为1997年成立的君华集团,是一家主营房地产的企业,总部位于广州。

  2007年,君华集团营收超过30亿元,被广东省委省政府评为广东省百强企业。张劲的野心也随之展露,逐步开始涉猎包括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产业、文旅等众多领域,收购了包括齐翔腾达、希努尔(即雪松发展)等上市公司大笔股权。

  2015年8月,张劲重组了公司的产业版图,雪松控股应运而生,资产规模迅速飙升。在张劲的构想中,雪松控股实现“三个万亿”目标也只是手到擒来,即“万亿销售额、万亿资产、万亿市值”。

  要知道,2015年整个雪松系的营收规模也才593亿元。

  据公司官网介绍,雪松控股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大宗商品综合性产业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拓展大宗商品产业链,聚焦大宗商品资源、供应链服务等核心领域,加快推动新材料、新技术创新突破,同时围绕主业布局开展产业投资及城市综合配套服务。

  2018年,雪松控股凭借独一无二的供应链业务迅速提升资产规模,营收已经翻了好几倍,超过2800亿元,成功跻身“世界500强”,并在此后连续四年登榜。2019年,张劲被评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

  熟悉的“理财兑付危机”

  2020年1月起,供应链业务规模遇到“瓶颈”之后的雪松控股,开始打着“供应链金融”的旗子,以所谓的“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假借各类金交所、产交所、伪金交所通道,超过350只违规“理财产品”面向自然人发售。

  根据雪松高管和投资者沟通时公布数据,雪松方面对外发行的理财产品存量规模大约在200亿元左右,涉及投资人约8000人。

  然而好景不长,短短一年时间,雪松信托自2021年4月开始出现理财产品发生大面积逾期。违约之后,雪松控股方面曾陆续发布多次口头或书面兑付方案,均未能实现。

  东窗事发前夕,雪松控股在2021年12月出具的兑付计划显示,此前逾期产品的兑付自2022年1月起陆续执行,最晚至2023年6月完成。

  例如2022年1月兑付2021年8月前到期的产品本金10%;2022年3月兑付2021年9月-12月到期的产品本金10%;2021年12月前到期的产品其余未兑付本金自2022年6月起分四次兑付(6月/9月/12月/2023年3月),兑付比例为10%/10%/20%/50%。

  此外,雪松还将出台实物资产兑付补充方案,供投资者选择。

  不过,连春节前夕的首次兑付都无法如约完成,终于点燃了投资人的怒火。

  2022年除夕前夜,雪松控股发了一封落款为董事长、实控人张劲的致歉信,称受各种因素影响,资产处置及回款计划未能按照预期方案落实,公司外部协调资金的努力,也未能取得实质性效果,致使原本定应于当月底完成的兑付无法完成。

  不一样的“配方”

  由于理财产品无法兑付而暴雷,这与近年来恒大等房地产企业暴雷路径如出一辙。

  但不同的是,两者的底层逻辑大相径庭,更加令人无法接受。

  投资人调查发现,这总规模200亿元、350余只理财产品背后,构筑的是一个庞大的融资网络,涉及企业数量高达63家,除了或明或暗的雪松系公司,还有大量的假央企、伪国企。而作为底层资产的应收账款,系建立在涉嫌虚假的“空转”贸易行为之上。

  同时,深交所也向雪松系两家上市公司雪松发展和齐翔腾达下发关注函,要求其核实媒体曝出的数十家空壳公司是否为公司的供应商或客户,并说明公司是否参与雪松信托产品底层资产的应收账款相关的供应链业务。

  所谓“空转”贸易,即做假账。换句话说,支撑这场供应链金融的底层资产原本就是雪松系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雪松的供应链业务相当大一部分原本就是一场“融资性贸易”,即通过在体系内的“闭环”不断空转交易量做大规模,继而获取更多融资,这与数年前大范围爆发的P2P骗局如出一辙。

  要知道,就在几年前的2015年,全国范围内出现大范围股灾时,张劲曾在朋友圈里高调喊话。

  “靠政府不如靠自己,公司员工如果有炒股做杠杆爆仓危机的,尽快向公司反映,公司提供现金支持。炒股严重影响到个人生活的,也可以和公司提出支援。”

  也正是这段话,瞬间让打工人泪目,把这家名声不显的企业名闻全国,张劲也被冠以“中国好老板”的名头。

  千亿“雪松控股”一朝倾覆

  谁能想到,几年前大家心目中的“好老板”突然成了“老戏骨”,不仅自身难保,甚至还是利用虚构的资产来套取员工钱财。

  以至于2021年兑付危机爆发之时,雪松及张劲本人所做出的承诺三番五次食言,依然有人表示愿意与其共度难关,直到日前公安机关立案公告传来。

  多人落网,资不抵债

  需要指出的是,警方通告中所披露的圆方投资只是雪松系金融业务的经办公司之一。

  有知情人士向观察者网透露,由于涉案关联公司过多,不便逐一列出,所以用“圆方投资等公司”指代。

  其表示,自2022年初至今一年多,经侦部门对雪松涉嫌非法集资的调查早已在持续进行,对于张劲及其他多为雪松系高管的控制也早已开始。

  从公安程序上来讲,通常公告披露此次对张劲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意味着基本案情已调查清楚,对于整个雪松系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入“收网”状态。

  从此前公开消息来看,雪松控股“失联”高管也远不止张劲一人。

  4月12日,齐翔腾达公告称,公司工作人员多次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与公司董事陈晖联系,均无法与其本人取得联系,也无法确定其失联的具体原因。

  而陈晖正是“雪松系”派驻董事之一,其兼任雪松控股集团、雪松实业集团的董事,还在广州雪松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市雪松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数十家公司担任董事、监事等职务。

  亦有媒体报道称,原雪松控股副总裁、雪松控股二号人物林伟龙,以及曾在集团内主管资金的头号人物谢少彬等人,也在半年前就已经被控制。

  同时,整个雪松系的崩塌速度也与日俱增。

  目前,雪松发展由于连年亏损已经再次发布退市风险提示。

  另一家A股主要上市公司齐翔腾达,也在5月4日公告称,山东能源集团新材料公司要约收购实施完毕,本次要约收购系山能新材料作为重整投资人通过重整程序取得齐翔集团 80% 股权,进而间接控制齐翔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 45.91%股份而触发,意味着齐翔腾达将易主山东国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千亿“雪松控股”一朝倾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