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联想手机,终于还是成了历史?

  近日,有一位认证为联想员工的网友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发帖称,联想集团自有手机品牌拯救者手机业务全线裁撤。下至新人,上至B10,几无幸免。仅保留2014年以29亿美元收购的摩托罗拉移动业务。

  联想,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消息流传出来的前一天,联想刚刚召开了拯救者新品发布会,推出了多款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以及周边生态产品,但唯独没有拯救者手机的消息。

  这则爆料,似乎间接给出了答案,也意味着,联想手机20多年来的历史,或将彻底划上一个句号。

  于此同时,联想的PC业务也开始出现疲软,集团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联想还能找到新的增长点吗?

  1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20年浮沉,联想手机终究没能想PC业务一样成为支柱。”正如这位联想员工所言,联想很早就已经涉足手机业务了,最早可以追溯到2002年。当时,联想以9000万元,收购了厦华手机60%的股份,并创建了联想厦华手机移动通信公司,也就是联想移动科技通信有限公司的前身。

  无心插柳柳成荫。联想的手机业务,曾经意外地做得挺好。2006年,联想手机击败了众多品牌,成为国产手机的销量冠军,仅次于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等国际巨头。最高的时候,联想的移动端业务一度占到总业务的5%。

  总的来说,联想在手机业务上,相比如今的OV小米,其实更有先天优势。但为什么如今却“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这不得不提到2008年。这一年被认为是智能手机发展元年,但联想,却在这一年因为联想手机业务持续下滑拖累财报,以1亿美元的价格把它卖给了联想控股旗下弘毅投资为首的私募基金,以美化财务数据。

  一年后,联想意识到了智能手机的重要性,又花了2亿美元把联想手机给买回来。这一卖一买,不仅浪费了1亿美元,还错过了智能手机发展的最佳时机。

  时机虽然错过了,但凭着联想自身强大的PC渠道,以及运营商合作的优势,也还是创造出辉煌。2012年8月,联想智能手机市场份额达到13.1%,第一次跻身国内第二,仅次于三星,而在前一年,这一数据还是0.72%,位居第10。

  2014年1月,联想以29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联想手机业务占有率从6.7%攀升至7.4%,排名全球第三。智能手机市场以及销量的迅速打开,为联想在手机行业赢得了市场的关注。

  拿下摩托罗拉后,杨元庆甚至在业绩沟通会上提出:联想要在2020年全面超越三星。

  但接下来故事情节却发生了180度大反转。2014年,随着运营商补贴取消,联想销售疲软,其市场份额开始急速下滑,“中华酷联”逐渐被“华米OV”取代。

  2015年,联想移动业务突然巨亏30亿人民币,其中很大因素来自收购摩托罗拉的29亿美元。虽然靠着摩托罗拉,联想的手机业务在海外的份额大大提升,南美地区仅次于苹果和三星,尤其是在阿根廷,市场份额甚至超过了40%。

  但是在国内,随着OV小米等品牌不断发力,行业竞争加剧,联想手机的地位也每况愈下,市场份额越来越低。2017年,联想手机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下降到了0.4%,全年的销量只有179万台。

  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末,联想在中国市场的手机销量仅为30万台,统计机构的口径中,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份额四舍五入后为零。

  最后仅剩的自主手机品牌“拯救者”电竞手机,也没有能成功拯救联想,三年来,销量格外惨淡。从曾经的全球第三、中国第二,到如今在国内手机市场上销声匿迹、份额几乎为零,沦为“时代的眼泪”。联想,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2

  频繁换帅砍产品

  与华为渐行渐远

  作为曾经“中华酷联”的成员,联想和华为曾是一南一北两大霸主,但如今却渐行渐远。

  即便如今华为因为众所周知的因素,市场份额大降,但其品牌在消费者中依旧具备极高的号召力。而联想的手机业务,却因为频繁换帅、更换产品,给外界留下了战略迷失、品牌形象混乱的印象。

  从2014年以来,联想的手机业务已经连续更换多名负责人,从刘军、陈旭东、乔健、常程、赵允明,但始终没能有起色。

  与频繁换帅一同的,还有联想频繁推出和砍掉品牌。据不完全统计,联想先后推出了乐 Phone、VIBE、乐檬、ZUK 等近10个品牌系列,但是无一能长久的活下来,最后的结局,都是因为业绩不佳或战略变动被砍掉。

  在小米、OPPO、vivo的冲击下,缺乏互联网思维的联想,愈加捉襟见肘。对于这点,杨元庆也早就意识到了。2015年6月的一次内部沟通会上,杨元庆对移动业务管理团队强调,不能固步自封,要有更强烈的互联网思维和基因:

  “我去年跟你们说了几次,要醒一醒,我甚至还说了你们拿榔头敲都敲不醒,你们太慢了,在错失机会。”

  但结局却是:刘军走了。

  而杨元庆还在继续画饼,在内部公开信中称:移动业务已占联想整体营业额的25%,这是一个了不起的里程碑,并表示“期望移动业务有更激进的表现”。

  接替刘军的“救火队长”陈旭东虽然很懂互联网,尽管做了很多尝试,削减了很多产品线,认真琢磨产品,但还是于事无补。2015年,联想巨亏了1.28亿美元,国内手机销量仅有1500万台,到了2016年,这一数据又降至不足500万台。甚至在一直表现良好的国外市场,联想也跌出了前五,不及华为的四成。陈旭东也因此离职,只在这个岗位待了十个月。

  之后接手手机业务的,是联想的原人事负责人乔健,她也是延续了陈旭东之前的思路,上任之后便开始大刀阔斧砍掉了联想品牌手机,只保留了摩托罗拉品牌,还从三星、TCL等手机厂商接连挖来了五名副总裁级别高管,但最终还是无法阻止联想手机市占率的不断下滑。

  2018年5月,联想手机业务的担子又落到了常程身上。彼时,常程因为喜欢蹭热点,到处碰瓷,被网友称为“万瓷王”,联想推出的新产品Z5时,他还曾在微博上喊话小米:我们只管玩命干,不服来战!

  但常程却在2020年转头跳槽了小米,甚至还因此违反了竞业限制,赔了525万。如今,常程参与设计的联想最后一款产品——“拯救者”电竞手机,也曝出全线被裁撤。

  为什么换帅始终没有效果?这是外界一直以来的疑问。联想的大公司僵化病,是一个重要病因。《财经天下周刊》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刘军其实不懂产品,团队也从是PC部门带过来的,不懂手机,但却按照管理PC的方式来管理手机。但刘军为代表的联想MBG管理层不仅不懂产品,还失去了学习能力。“各个P之间更多是管好自己事,互相不买账。”

  柳传志总结出管理三要素: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搭好班子之后,根据班子成员能力,定下战略,最后以团队执行力,实现战略目标。但这三个要素,在手机业务上却全然找不到。

  联想高层经常review中国区业务,手机业务历经一年多的下滑,每看一次都比上一次差一截,却没有更高层有所行动,也没有给出最后改正时间,更没有强力换人。一位联想高层曾如是对《财经天下周刊》吐槽到。

  3

  PC业务大幅下滑

  汽车、ChatGPT能救的了联想吗?

  联想做手机业务的初衷,其实一直想寻找第二增长线。但是沉浮20年,联想手机依旧是个弟弟,难以承担联想第二增长曲线的厚望。

  更严峻的是,联想的PC业务,如今也出现了下滑趋势。IDC数据显示,2022年联想虽然是全球PC出货量第一的品牌,但同比2021年却下滑了16.9%。

  而据联想最新公布的2022~2023财年前三季度显示,联想营收为493亿美元,同比下降10%。第三季度的表现更差,营收为153亿美元,同比下降24%,净利润也比去年同期也大幅下跌32%。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联想连续十个季度的净利润增长,也就此宣告终结。

  手机业务始终没有起色,支柱的PC业务也开始下滑了,财报越来越难看,联想又开始磨刀霍霍“降本增效”了。

  联想CEO杨元庆和首席财务官黄伟明表示:需要削减1.5亿美元的成本,其中包括了全面削减运营支出,以及在必要和适当的情况下调整员工队伍。

  现在来看,联想手机业务,毫无疑问就是业绩下滑被拿来开刀的首个对象。

  对于拯救者手机全线裁撤的传言,联想至今都没有做出回应。但据新浪科技从内部人士获悉,此次裁员人数在50~100人,约谈后3天内签字按N+2进行离职赔偿,如果过了3天,只能按N+1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在联想为了1.5亿美元准备裁员降低成本的时候,联想高管们却领着异乎寻常的“高薪”。联想2021 年上交所招股说明书披露,2018/19、2019/20、2020/21 财年,联想集团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薪酬总额分别约为 5.65 亿元、9.09 亿元和 9.34 亿元。其中,联想CEO杨元庆在 2020/21 年薪高达2616.6万美元,几乎是苹果CEO库克的两倍。

  也因此,联想的高薪遭到外界的质疑,导致联想科创板IPO折戟。

  手机业务持续没有起色下,联想也在不断尝试布局其他领域,如此前大火的VR/AR赛道、去年爆火的元宇宙……

  今年年初,ChatGPT概念突然开始火爆,各国互联网巨头争先恐后地宣布入局,其中,联想毫无疑问是其中最有优势的:

  联想在高性能计算领域有自己的优势,在全球前 5500 台超级计算机,联想提供的有 170-180 台。

  不过,ChatGPT也还存在许多问题。联想 CTO、高级副总裁芮勇表示:”ChatGPT 大模型尚未解决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谷歌版的 ChatGPT,取名 Bard,首次公开展示就出现回答结果不准确的问题,导致公司市值一天之内蒸发超 1000 亿美元。此外,对话机器人生成句子里包含的信息无法溯源,甚至包含偏向性和冒犯性言论等等。因此,通往 AGI(人工智能)的道路还很漫长。”

  相比之下,汽车领域目前更可能承载联想的新业绩增长点的期待。2021年5月,杨元庆还曾表示,联想不会赶热闹造车,态度比华为还要坚决。杨元庆说,联想在PC等领域的战略足够清晰,“我们的精力有限、资源有限,要把有限的资源和精力放在已经明确的赛道上。”但在华为借道赛力斯开始参与造车之后,联想终于还是忍住不了。

  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联想突然公开招聘了大批汽车相关岗位,如自动驾驶工程总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负责人、高级硬件经理和软件经理、高级机械经理等,有的年薪高达百万元。

  但外界对联想入局“造车”却并不看好:联想或许会走上一条像华为一样的道路,这条路一定非常“坎坷”。

  在PC业务疲软、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大幅下滑、改革陷入难以推进的困境下,“造车”和ChatGPT能否会成为联想实现破局的突破口,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联想,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