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空”新能源,大摩下调隆基绿能目标价34%!

  6月8日,刚刚唱空宁德时代的大摩又将矛头对准了另一只新能源股——隆基绿能。大摩将隆基绿能的目标价从58元下调至38元。而下调目标价的背后或是大摩对未来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的担忧。

  千亿光伏龙头隆基绿能遭摩根士丹利“唱空”。

  6月8日消息,摩根士丹利将隆基绿能的目标价从58元下调至38元,并小幅下调今明两年每股盈利预测,称其较行业竞争对手增长更慢。

  虽然被下调后的目标价仍然比隆基绿能当前股价高出39%左右,但这家硅片、组件龙头公司近期向外界传达的消息却不容乐观,先是在硅片方面与竞争对手打起了价格战,又是业绩增长与第一季度的盈利情况不及预期,还不顾市场对产能过剩的担忧进一步宣布扩大产能。

  当前,隆基绿能的股价已经在年内下跌了近35%……

  大摩下调隆基绿能目标价

  摩根士丹利下调隆基绿能目标价一事引发业内关注。

  6月7日,摩根士丹利称,将隆基绿能的目标价从58元下调至38元,并小幅下调今明两年每股盈利预测,并称其较行业竞争对手增长更慢。

  不过,报告仍指出,市场对电池板模块的盈利能力担忧过度。

  将目标价下调34%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幅度,但从当前隆基绿能的股价来看,隆基绿能被下调后的目标价仍然比当前股价高出近39%。而大摩下调目标价并未对隆基绿能的股价造成大的冲击。

  事实上,自年初以来,隆基绿能的股价跌幅达35%,而去年,其也跌超31%,股价在两年“腰斩”。

  腰斩之下,不少基金也已经开始出逃。choic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隆基绿能现身471只基金的十大重仓股中,较2022年三季度的816只减少345只。

  另外,在2020年12月斥巨资拿下隆基绿能6%股份的高瓴资本也被套。根据当时的公告来看,高瓴资本斥资158.41亿元,以每股70元的价格受让了这部分股份。相比当前隆基绿能的27.34元/股的股价,如今这部分股权价值仅为120亿左右,由此前的大涨变为如今的浮亏。

  而就在不久前的3月末,高瓴资本还曾将所持有的6448.46万股隆基绿能股份参与了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出借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85%,出借期限为182天。本次权益变动导致信息披露义务人在上市公司的持股比例由5.85%减少至5.00%。

  公告称,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信息披露义务人不再为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

  隆基绿能的隐忧

  二级市场股价的一泻千里,或来源于隆基绿能的基本面预期出现变化。

  隆基绿能是光伏组件一体化龙头公司,业务涵盖硅片、电池片、组件等。

  光伏产业链中的上游是硅料和硅片,硅片由硅料加工而成;中下游是电池和组件,电池片由硅片制成,组件则由电池片串并联连接而成。

  当下,隆基绿能面临两个隐忧,其包括所处硅片行业存在价格战现象、所处组件行业竞争激烈。

  首先是硅片行业。5月29日晚间,隆基绿能官网公示单晶硅片最新价格:单晶硅片P型M10(150μm厚度)价格由6.3元下调至4.36元,P型M6(150μm厚度)单晶硅片价格由至5.44元下调至3.81元人民币,较前次(4月27日)的报价,降幅均达到30%。

  实际上,这样的持续降价策略已经持续了半年之久,硅片价格的下降导致毛利率出现下跌,2022年,硅片实现毛利率17.62%,下降了9.93个百分点。

  毛利率的下降也进一步导致公司的业绩和盈利均不及预期。相关数据显示,有20多家机构预测隆基绿能2022年归属净利润平均值为151.46亿元。但2022年,隆基绿能实现归属净利润147.79亿元,同比增长了62.66%。

  根据国泰君安的研报显示,公司预计23Q1硅片出货为23.82GW,外销约为10GW+,单瓦盈利5分,盈利低于预期主要系 1-2月低价订单影响所致。西南证券也表示,公司为了保证一定开工率,签订了部分低价订单,因此导致了2023年1-2月份硅料、硅片价格大幅波动,拖累盈利低于预期。

  除了硅片行业,隆基绿能在组件赛道上也被竞争对手迎头赶上。华夏能源网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光伏组件出货量前四大厂家分别是隆基绿能天合光能、晶科能源、晶澳科技,头部四家单家出货量均超过40GW。其中,隆基绿能仅仅领先天合光能2GW。而上一年,这一差距为14GW。

  在所有光伏龙头都在努力布局全产业化的时候,隆基绿能与同行的差距已经逐渐缩小。

  一边产能过剩,

  一边提速扩产的光伏行业

  当前的光伏行业,正处在全员竞相扩产,“硬刚”价格战的状况。

  上述提及,隆基绿能已经将两种硅片的价格大幅下调了三成,但即便如此,其部分产品的定价也还远远没有达到业内的最低点。

  近期,TCL中环也对外发布价格公示,其中,降幅最大的为182尺寸产品,150微米的P型产品价格为3.8元/片,将在5月份的报价基础上下降1.2元/片;130微米的N型产品为3.87元/片,下降1.22元/片。

  硅业分会数据显示,本周N型、M10、G12单晶硅片成交均价分别为3.55元/片、3.37元/片、5.20元/片,跌幅11.03%、12.47%、9.09%。

  然而,全行业竞相降价的举措,或是为了降低库存,亦或是为了“洗牌行业”,但与此同时,光伏企业扔不顾产能过剩的预警,还在持续扩产。InfoLink有一项统计数据显示,仅2022年,跨界光伏的企业数量就达到75家。而这些企业中的佼佼者,无一不在准备扩产。

  就在6月6日,隆基绿能和通威股份同时发布了扩产计划。隆基绿能宣布,拟在陕西省西安市投资建设年产20GW单晶硅棒、24GW单晶电池及配套项目;通威股份则公告,拟在成都市双流区投资建设年产25GW太阳能电池暨20GW光伏组件项目。

  除此之外,晶澳科技和晶科能源也在近期披露了扩产计划。5月25日,晶科能源宣布将在山西规划建设年产56GW垂直一体化大基地项目,项目总投资约560亿元,建设内容包括56GW单晶拉棒、56GW硅片、56GW高效电池和56GW组件产能。

  6月5日,晶澳科技披露了投资建设公司一体化产能的计划,拟在鄂尔多斯高新区建设年产30GW拉晶、10GW硅片、10GW组件项目,预计投资额60.2亿元。

  “大量玩家的进入,必然带来产能规模的‘狂飙’。”万联证券投资顾问屈放表示,以硅料为例,预计2023年硅料全年产能将达到210万吨。屈放称,实际上,硅料的需求量仅为110万吨,虽然从目前市场价格来看生产企业仍有一定的利润空间,但因为供需关系的不平衡,预计硅料价格仍有进一步下降空间,甚至未来会出现接近或低于成本价的现象。

  身在其中的隆基绿能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在5月24日召开的上海SNEC光伏展会上,隆基绿能总裁李振国表示,产能过剩可能是下个月,可能是下个季度,也可能是下半年。甚至当然也有可能是到明年才会发生,但越发生得晚,可能下一轮过剩的程度就会越强。

  但他表示,隆基也已经储备了500亿元的现金,准备迎接未来2-3年的行业洗牌。他预计,过剩导致的行业洗牌会让超过半数的光伏企业退出市场。

  也许,光伏企业以自身之力,已无法改变激烈竞争的行业大环境,只能通过扩产“充实”自身,却又一次跌入产能过剩-价格战-扩产-产能过剩的循环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唱空”新能源,大摩下调隆基绿能目标价34%!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