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10万买8套房”,中介电话被打爆

  豫北小城鹤壁最近有点火。

  起因是一则“10万元买8套房”的消息,成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当事人北京市民丁乐告诉时代财经,目前为止,他已经在鹤壁山城区、鹤山区拥有了14套房子,最贵的近8万,最便宜的则是2020年在鹤山区“捡漏”买的1000元一套的房子,“是一栋二层小楼的顶楼,没水没电没燃气,屋顶还漏水,至今还放在那里没怎么动过。”

  5月17日,山城区的房产中介洪丽告诉时代财经,这两天从各地打来的咨询电话明显增多了,一天有二十几人咨询买房,以前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盛况”,“还有大学生觉得好奇,打电话来问,不过目前为止还没有成交,外地咨询的客人也还没来实地看房。”

  对于鹤壁本地人不买老区房子、老区房子卖不出去,洪丽是不认同的,“其实老区没有网上传得那么破,本地人还是有买房的需求的,有很多下面的乡镇或者村里来买房的,有些人则是为了陪读才买房。”

  另一位中介吕辉则和洪丽不同,从5月16日起,就已经接待了不少来自外地的客户,“河南周边、河北、北京、山东的都有,都是慕名前来看房的。”

  5月17日,鹤壁公布了最新购房补贴政策,每套最高补贴1万元。据鹤壁融媒,鹤壁市2023住房博览会于5月19日至5月21日在市会展中心广场举办,在住博会期间买房每套可最高补贴1万元。

  不过,住博会主推的是鹤壁精品特色楼盘项目,或与老区的“白菜房”无关。

  鹤壁“买房如买菜”走红背后

  丁乐告诉时代财经,自己买房的时候“不怎么挑”,看对眼了就“买着玩玩”,“到后来有些是中介说要冲业绩了,让我帮着买一套,我觉得挺便宜的,就又买了几套”。

  不过,丁乐说,房价极低的现象仅在鹤壁的老区——山城区、鹤山区才有,新区淇滨区还是正常的房价水平。

  据某二手房交易网站显示,截至5月17日,鹤壁全市二手房挂牌均价为7831元/平方米,其中,“新区”淇滨区二手房均价为7555元/平方米,而“老区”山城区二手房均价则仅为1463元/平方米。此外,鹤壁全市新房均价4967元/平方米,比去年下降6.79%。

  此外,时代财经在该交易网站看到,在山城区,单价700元、800元/平方米的房源为最多数,总价最高的一套房则为50万,单价不到3000元/平方米。

  鹤壁“10万买8套房”,中介电话被打爆

  新、老城区之间为何会出现“天壤之别”?

  鹤壁市政府官网资料显示,鹤壁现辖浚县、淇县、淇滨区、山城区、鹤山区5个行政区和鹤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宝山经济技术开发区3个功能区,是中原城市群核心发展区14个城市之一。

  其中,鹤山区和山城区是最初因煤而兴的老城区,被当地人称为“老区”,而以淇滨区为代表的部分区域则被称为“新区”。

  “老区以前是因煤矿而兴起的,是鹤壁市原来的市中心,后来资源慢慢枯竭,新区开发好后,大多数人都流入了新区,房价自然就便宜了。”在老区土生土长的吕辉告诉时代财经。

  据鹤壁日报,2001年12月26日,鹤壁市人民政府驻地从山城区迁至淇滨区,同时鹤壁市郊区也更名为了鹤壁市淇滨区。

  鹤壁新区则是在淇滨区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新中心。2012年7月30日, 河南省委常委会研究通过《鹤壁新区建设总体方案》,同年9月28日,鹤壁新区奠基仪式举行。

  随着城市空间结构的调整,人口也随之流动。

  本地人刘伊告诉时代财经,周围人从“老区”转移到“新区”的不在少数,“基本都是在2010年前后搬的,有人因为工作单位迁到了新区,一家人就搬过来了,有人则是因为有好学校搬家。”

  “新城区和老城区不是连在一起的,走快速道的话,开车都要二三十分钟,很多人搬到新区后就很少再去老区了。”刘伊补充道。

  人口普查的数据也印证了这样的人口流向。从全市看来,人口流失并不严重,但城市内部各区之间的人口流动则十分明显。

  鹤壁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为 156.6万人,与2010年相比,减少3127人,下降0.20%。

  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鹤山区减少68700 人,山城区减少75503人,浚县减少40564人,淇县减少6827人,而作为“新区”的淇滨区则增加188467人,几乎承接了“老区”和县城转出的全部人口。

  鹤壁不是鹤岗

  鹤壁老区低房价的“出圈”,再度引发了房产“鹤岗化”的讨论。

  和鹤岗一样,鹤壁也是一座因煤而兴的城市。

  1956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新建一批工业城市,当时鹤壁集地区尚被称为鹤壁矿区,归属现安阳市汤阴县管辖,拥有丰富煤炭资源的鹤壁矿区已经建成了一矿、二矿、三矿、四矿。

  1957年3月26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建立鹤壁市,鹤壁至此“以煤立市”。

  统计年鉴显示,1995年,鹤壁市的原煤产量就已突破千万吨,在2005年的巅峰时期,原煤产量曾达到1224.9万吨。

  不过,2009年至2014年间,煤矿的颓势开始显现。原煤产量逐年下降,从上千万吨,骤降至600万吨。据2022年鹤壁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到了2022年,原煤产量就仅有300.1万吨,同比下降17.2%。

  鹤壁市正在努力摆脱一个资源型城市的标签。公开报道显示,鹤壁这些年一直在推进产业转型。

  据国家发改委,2021年,鹤壁市煤炭产业占工业比重下降至5.1%,高新技术产业占比达到47.7%,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比居河南省第2位。2023年鹤壁市政府工作报告还强调了,“煤炭产业占比稳步下降”。

  GDP方面,从2012年到2022年,鹤壁GDP总量从544.7亿元增加到1107.44亿元,接近翻倍。虽在河南省内排名第17,位列倒数第二,但人均GDP在全省排名均处于第7名,位列中上游。

  对比同样是煤炭资源型城市起家的鹤岗,2021年原煤产量达到1046.7万吨,增长3%,洗煤产量达754万吨,增长22.2%。尽管今年一季度GDP增速达到8.5%,排名黑龙江全省第一,但不少分析将其归结为“家里又找到了矿”——石墨。

  易居研究院总监严跃进对时代财经指出,鹤壁和鹤岗还是有差异性的,“应该说它的问题严重程度要小很多,鹤壁还是因为当地房产市场的支撑力和吸引力不够。”

  同时,严跃进指出,“此次购房者购房后作为仓储使用,恰也说明房源的利用有了新的用处。地方政府要从此类热搜事件中挖掘新的机会,比如说宣传低房价、低生活成本的优势,积极导入各类新产业和新资源。”

  “各地对于此类老旧二手房的再利用应该有更好的规划,要系统对此类存量住房进行盘活,进而培育城市发展的新价值和新的机会。”严跃进建议道。

  (文中采访对象丁乐、洪丽、吕辉、刘伊均为化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惠生活 » 鹤壁“10万买8套房”,中介电话被打爆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